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許彤安  半工半自學哲學及教育哲學中

 

在《豪爽女人誰不爽?》論述文集中可以想見中央大學何春蕤教授在動物戀官司法庭上雌辯滔滔,力抗主流社會文化中的性道德恐慌也同時捍衛學術自由的凜然身姿;高中時期便嗜讀的《人本教育札記》裡也記載著人本教育基金會裡的教育工作者如何一次次和孩子們共同探討對髮禁的不滿及教育現場對孩童學子身體自主權的漠視;十八歲進入大學,參加女研社從質疑為何花如此多的社課聚焦在同志及情慾議題到親身走在「同志驕傲大遊行」的行列;而集遊法的議題,報備制或許可制的差異也透過校園網路文章的傳播讓我更了解它在人權面向的意義;更不用說自己生存在一個全體國民都被剝奪?或決意不行使?自決權的荒謬處境之中;人權這個主題已經由這些片段事件中拼合而浮現,只要我身為人一天,就不能不接觸到它,我想對每一個人都是一樣。


於是看到鄭南榕基金會人權教案研習會的訊息,我就立刻報名了。在研習會中,印象最深的不只是講師們的知識內容,還有恨鐵不成鋼熱血情懷,面對仍被有意、無意、惡意掩藏的歷史真相,她/他們自願擔負起傳道、授業、解惑的使命,如同曹欽榮先生在『紀念博物館在轉型正義中之角色』一文指出:「…觀眾從觀展中深化了原來的看法和了解、或是從不了解到漸漸了解、或是愈來愈難以相信紀念館所述說的一切,觀眾甚至被激怒,被自己曾經認識、相信的歷史所否定,被紀念館和教科書述說的差距,而對歷史可信度質疑,到底誰說了謊?」真是被激怒了!九十八年製,正流通台灣市面上還嶄新閃亮的十元硬幣上仍反射著身兼屠夫、謀殺者、強盜的這個人物他光頭的鋒芒!以及我每天必然行經的『中正路』!之後為更了解二二八的閱讀中,我看見李筱峰教授對『中正廟』的評論:只有犯賤的奴民,才需要這種需要這種獨夫紀念堂!他的用詞真是文雅,如果改成:若不是奴國賤民那一定就是白痴,才能忍受這種兇手紀念堂!會更貼切。


在鄭麗真老師的引導下,將「二二八事件」改說成「二二八事變」,其實還有其他的說法,如「二二八大屠殺」、「二二八起義」,在認同被鬆動後,回頭了解這段歷史,我已不再認為它只是一個事件了,整個「事變」由一個緝煙/搶煙「事件」開端,演成全島城市的「蜂起」,然後是官方主導的「大屠殺」(綏靖、清鄉),接下來是翦除台人菁英的「謀殺」,最後是「長期監禁」38年的心靈肉靈之禁錮,現在呢?離開了牢房,身體有了自由,但靈魂是否有得到解放呢?似乎是還早,我們在中學時代所受的歷史教育及政治氛圍所提供的社會教育就像RCA的汙染,年深日久,並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清除乾淨。


開始閱讀實質上保障人權的宣言、公約、法條前,一直以來,我對人權直覺上的認知就是,它和其他人類思維上、物質上的發明一樣,都是改變人類生活的重大創新,例如印刷術的傳播照亮人們的心靈、電燈的普及點亮黑夜,『天賦人權(God-given rights)』的說法是為了感動信神的歐洲人去擁抱這個思維,其實天知道有沒有什麼天(God)在賦予你這些基本的權利?為何天(God)在經過幾百萬年才突然大發慈悲地賜予人類這個呢?歐陸近代世俗化的社會中,真理之追求已翻出一神宗教強硬的手掌心,演變成由起源的思想到一番爭鬥到共識的達成,普世價值如人權或民主意識的傳播是否道理如同西方基督教或美國可口可樂的遍行世界呢?是也不是,不是也是。雖然我認為這些普世價值的成熟及法制化是個人主義社會的產物,因為在佛教或儒教經典中雖有人可以引用出類似思維的經文及說法,但是這些論點的「成熟」及「法制化」仍不會在佛家、儒教社會中產生。然而真理並沒有東西方的區分,如果人們要學習劍道就得到日本,要找禪修或瑜珈師父便得赴印度,要學氣功那就到中國…,各地人類所發展出不同面向的寶藏都可以由生命全體共享及傳承,人們不會因為支持民主就以為可口可樂可以治療感冒,也不會因為能欣賞紅樓夢就開始信仰共產主義,成為世界公民並不是盲目追隨潮流,而是思辯感受後對真理的心悅誠服,我認為擁抱人權概念及在實踐上盡已之力即是這方面的體現。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課堂內外的人權教育座談會EDM  七八月份鄭南榕基金會於台北、彰化、高雄、台東、台南舉辦了三場研習和兩場座談,獲得許多迴響。儘管人權教案已於8月20日截止收件,基金會推動人權教育的腳步依舊持續著。九月份我們將到花蓮法采時光(9/15)、嘉義洪雅書房(9/26)舉辦「課堂內外的人權教育」,除了播放「鄭南榕紀錄片」外,邀請花蓮、嘉義在地參與人權教育的老師分享其經驗,並由本會執行長與大家一同思考課堂外的人權教育,歡迎學校教師、有興趣瞭解人權教育的民眾報名參加,凡事先報名並全程參加者,即贈送本會贊助出版的《希望小提琴》繪本一本。

第三場 9/15(六)下午13:30-16:30  花蓮法采時光(花蓮市中華路269號)
第四場 9/26(三)晚上1
8:30-21:30  嘉義洪雅書房(嘉義市長榮街116號) 

 

請上網報名http://ppt.cc/pG~N,或電洽鄭南榕基金會張小姐(02) 2546-8766。


座談會內容請點此下載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蔡純瑋(台大戲劇所研究生) 

這次參加鄭南榕基金會舉辦的人權教案研習,收穫很多,千頭萬緒。會中有不少昔日白色恐怖的政治受難者到現場分享經驗,其中,有一位陳新吉先生,最讓我印象深刻。他過去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被關了五年,現在是園區的導覽員。在午憩時間說願意帶我們去看看過去的押房,我就加入了這小小的隊伍。他帶我們穿過長廊,走進一間又一間的押房、檢查站、醫務室、錄音室。在福利部前,他指著玻璃櫥內的香蕉牌與樂園牌香菸,唱起他們以前在裡面唱的「菸酒歌」。在會客室前,他訴說幾段受難者與家屬會客的歷史,「只能會面十五分鐘,在這邊都說不出話來的,只能一直掉眼淚。」我看著會客室白色牆壁上「肅靜」兩個大字,覺得好難受。

這種直接和歷史空間及受難者對話的過程,讓我太震撼、太遺憾、也太羞愧。震撼的是白色恐怖的影響曾經如此強大,遺憾的是這些歷史不是被稀釋就是被要求廉價的原諒,羞愧的是,雖住在這片土地上,但對這些過往了解的太少。轉型正義是一條漫長且痛苦的路,但是不去了解歷史、不去面對真相,要怎麼對這塊土地產生情感?或許就如同會中老師所說的罷,只有當大多數人都開始關心,轉型正義才能實現。

除了政治人權,有些教案和會中討論所關心的是和環境、性別、工作等相關的人權議題,並且去思考可以怎麼融入教學,可以怎麼把這些人權教育和在地的空間作結合。這讓我想起兩年前的京都小旅行。秋天似乎是日本學生戶外教學的季節,在京都搭乘公車時,常常看到以小組為單位的學生,手上拿著學習單,自己搭公車前往目的地,參觀的則是充滿文化意涵的在地景點及建築。而我從小到大的戶外教學好像就是劍湖山、劍湖山、劍湖山。唯一好一點的好像是墾丁和七股鹽田,但也只是由旅行社的大哥大姊做觀光式的導覽。如果在做人權教育的時候,可以帶學生到像景美園區這樣的地點做戶外教學,我覺得會很有意義;畢竟那些歷史離解嚴前後出生的我們都太遠了,因此實際到這種地方,是會很有收穫的。

趁著空檔好好地逛了一下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園區將過去押犯人的押房保存下來,把值得保留的歷史空間留著,其他地方設計成了展示館,藉由文字說明和物品展示企圖重現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生活經驗。跟著導覽,細看展場的文字說明和展覽文物,學到很多。雖然展區說明的大敘述裡面還是看不到加害者(而擠滿了受害者名單),但在某個文物區的展示說明中,偷偷藏了大意如下的文字:「這些創作傳達了在當時的威權統治下,蔣介石擁有左右受難者生死的極大權力。」雖然藏在這裡,但這樣的文字還是被寫出來了,我覺得是好的,也覺得這樣的空間實在很適合帶小朋友來做人權教育。透過會中老師的分享,才知道台灣陸陸續續有越來越多類似的空間,適合結合學校的人權教育。

在園區中,我看著受難者寫的遺書和他們為排解煩悶所做的各種繪畫雕塑音樂創作(有一張照片是看守所樂隊在蔣介石生日當天為他表演,真是太諷刺了),走進狹窄晦暗密不透風的牢房,想像他們是怎麼樣在這種空間待上一整天(除了15分鐘的放風時間),怎麼解釋人生中的這些荒謬,某些時候,或許是因為感同身受吧(我也不清楚明確的原因),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也因為這樣,我佩服起導覽的陳新吉先生,我不知道他是用甚麼樣的心情去看待這些曾經禁錮他靈魂的歷史空間。雖然他已獲得補償,但當他穿過這些走道,走過放風的空地,是否依然能舉起雙臂抵擋昔日的恐懼與惡夢?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從容地站在牢房裡分享過去?需要多強的社會責任感,才能讓他願意學習多媒體互動軟體,專業地站在我們這些年輕學子的面前操作展覽介面?我不知道。

會後和陳新吉大哥聊天,發現原來在他被關的這五年間,家人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沒有來看過他;他的母親在他被關的第二年以後就發瘋了。被釋放後,他回到台中(他讀台中一中),走近家門,看見精神分裂的母親,對著她說了好多句話,母親卻依然認不出他,甚至以為是警察要來抓人,一直拿著杯子往門外丟。這是讓人如親臨現場的口述歷史,陳新吉先生在我面前娓娓道來,而我卻哭個不停。

收穫良多,儘管千頭萬緒,且還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在學校修師資培育課時,會疑惑、會生氣,因為那些課常常讓我覺得教育似乎根本無用,讓我覺得我好像只是為了修滿學分、取得教師資格,至於自己究竟有沒有資格當個好老師,能發揮多大的影響力,自己也說不準。但這天的討論會上,卻讓我強烈覺得教育還是有其力量可以發揮,而且必須發揮,好像只要願意,其實自己是做的到的。

非常謝謝基金會舉辦了這樣的活動,讓我對台灣的人權發展與進程有新的了解和體會。我期望自己也能像你們一樣,對相關的議題越來越了解,並且能時常去想怎麼融合在學校教育裡,讓自己心中的樹苗長大、茁壯,然後有能力去照顧、影響其他的小樹苗。一起加油!:)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藍天下,那些被纏繞的白鴿真的自由了嗎?

新北市鷺江國小 翁麗淑老師

 


我還記得那個我已然忘記名字的成大男孩,不動聲響的把幾本黨外雜誌遞給我的那個午後,天氣像今天一樣晴朗燥熱,四五個學子躲在一個成大學長租來的小房間裡熱烈的討論著我似懂非懂的政治話題,混合著電風扇嘎拉嘎拉的擺動和窗外吵成背景音的蟬鳴….

已經解嚴了,這個世界卻不知道如何因應,無形的牢籠原來如此嚴密,籠子開了,許多眼睛仍怔怔的望著,揣測著這會不會是另一場引君出甕的騙局?於是那些關於政治的討論仍不敢明目張膽、那些台灣獨立的主張仍閃躲著存在…

我們的行動隱密卻掩藏不了一種興奮..…那已經是二十幾年前,我高中,解嚴了,我卻是因為解嚴才知道到原來有戒嚴這件事!我依稀記得自己在那些熱烈的討論裡眼裡閃著井底之蛙初見識廣大世界的迷炫…是啊,解嚴了,這個世界就要轉變了嗎?

二十幾年後,場景由台南移到台北,我由學子變成教師,美麗島大審的景美看守所變成景美人權園區,我來這裡參加人權教案的研習..

解嚴25年,這個世界的轉變不能說不大,報紙由三張變成一大疊,電視由三台變成一百多台,政黨輪替了一下,曾經在這裡被審的罪犯成了市長、副總統,勇敢為叛亂犯辯護的律師在總統之後又成了階下囚….

但是,那個長久被禁錮的台灣靈魂,真的解嚴了嗎?我們在這個談人權的課堂裡痛批228及白色恐怖的迫害,但加害者的銅像仍處處聳立,那個以加害者命名的大紀念堂被短暫的更名後又回到原來的名字巍巍而立。我所在的國小校園課堂裡仍盡量避免談論政治,校園升旗主持台的立牆仍大大的刻著對聯「活活潑潑的好學生  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尋找真相的眼睛仍在迷霧中,談論真理的舌尖仍掛著戒嚴的鎖頭,解嚴25年,但自由的羽翼真的堅強豐健了嗎?

顯然答案不是肯定的,尤其在校園這樣保守封建的環境裡,即使人權教育正式在課綱裡擠入議題之一,但看起來仍是話題閃躲多所顧忌…

今年五月,我計畫帶著學生到鄭南榕基金會看「自由‧叛逆」的攝影展,遞出校外教學計畫時,主任百般叮嚀提醒:要注意家長的反彈、校長保守恐怕有所顧忌…我當時反問:「如果我今天帶學生去的地方是中正紀念堂,你還會有同樣的擔心嗎?還是就沒問題了?」

因此,鄭南榕基金會徵求人權教案的舉動,讓我不得不贊同且佩服,基金會並不批判校園的保守與僵化,也不疾呼教育在人權議題上的改革,反而用軟性的方式召喚校園裡可能的種子,以期待人權教育發芽的機會。三年的召喚,似乎已有些許的成績,但教案終究只是紙上談兵,我想現在該是逐漸收割的時候,我建議基金會,能在徵教案的同時,也徵求以往教案徵稿的教學示例或教學敘事徵文,讓真正實踐過的感動、反省以及學生的回饋,在教案徵選之後也發出重要的聲響。彷彿是借力使力,實踐人權教育原不只是按表操課,過程中仍需要許多與現實的拉拒,以及對教師自己的挑戰。而非官方的基金會在這其中正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呢!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七月盛夏裡,鄭南榕基金會於台灣北、中、南地區分別舉辦了一場「2012人權教案研習會」,結合當地人權教育的展演空間,頗獲好評。八月進入立秋的時節裡,我們將繼續走訪更多地方,舉辦小型的人權教育座談會。8/4於台東晃晃二手書店舉辦,當日參與人數雖僅十餘位,但討論相當熱烈...

當日座談會講師潘蓓臻老師原任職於教育部人權教育議題輔導群,現為財團法人民間公民與法治教育基金會執行秘書,提供豐富的資料,歡迎點選下載:

人權教育課程教學與資源(潘蓓臻老師)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推廣本會贊助出版之《希望小提琴》繪本,

特準備兩百本書籍,

提供雲林、嘉義、宜蘭、花蓮、台東五地之中小學學校和老師免費索閱。

(本次贈書經費來源為專人捐款,贈書以上述五縣市教師為主要贈送對象)

 

詳情請下載希望小提琴索取辦法 (2010docx版)

希望小提琴索取辦法(2003doc版)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2年人權教案研習會高雄場研習心得
吳怡如(高市圖兒童讀書會帶領老師)

 

如果不是很幸運地可以活下來,很幸運地可以繁衍後代,很幸運地可以陪著孩子一起長大,庸俗的我永遠不會有機會知道鄭南榕自焚的真相,更不會知道在台灣推動人權教育是如此刻不容緩的事情。


感謝鄭南榕基金會的邀請,讓我這樣一個平凡活在三餐裡的家庭主婦,以學生家長的身份有機會站在歷史的洪流中看見台灣孩子學習上最大的困境:嚴禁思考。

那段最好不要記得、不要談論的往事,就當做從來不曾發生過一樣的往事”歷經65年,隨著時間久遠”不存在的往事”卻愈發實實在在地牽制著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那一個不可以說或者不可以大聲說的秘密,全力衝擊著台灣島上世世代代每個聰明孩子的心靈。

以我周遭的親朋好友來說,無一幸免於難。

為了一碗飯,每個大人似乎很有默契地忍氣吞聲;思考正義是個禁忌,連帶著”思考”這一件全地球上唯有人類擅長從事的活動,在某些家庭,在某些校園裡簡直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囝仔人有耳無嘴。

所有的人要的僅僅只是 ~ 活著。他們總是告訴我:不是猛龍不過江;要不就是,寡人有疾。在我小小生活圈子裡,眼前最有能力最可能有擔當的人尚且如此。

對比小時後背誦蔣中正先生的名言:「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這兩者之間明顯存在著巨大鴻溝~從此我和大人們失去了對話溝通的平台。他們總是說學生讀書就是為了畢業後工作,能有一碗飯吃。但是,一個人如果無法安頓身心,每天縱然吃飽了,睡飽了,頂著一顆時常會打結的腦袋,逼迫自己漠視來自情感頭腦裡那些真真實實的感受,連不公平三個字也說不出口。遑論那些實際生活中的認知落差如何日日夜夜地例行性鞭打著理性頭腦。

人從出生及長,約莫十八個寒暑,感官知覺接收到的訊息,必須漠視,久而久之,無以名狀;試問這樣一個人,何時可以成熟呢?

既無法判斷,是、非、黑、白、善良、邪惡,更無法思考加以選擇。

如果思考討論不是日常可進行的活動,你才開始在想,你才開口在問,就注意到有人慣性地禁聲轉身離去。這是怎樣?「勿在人背後論長短」這句話大帽子緊緊扣住腦袋,這又是碰觸到什麼忌諱?在台灣有多少人的腦袋是這樣地悄悄被封印了?

執行長說普世價值,即是普世問題;希望我們有這麼一個機會來正視人權的基本問題。

隨著國民教育延長十二年,我想問我們台灣社會需要會思考會判斷的國民嗎?如果孩子誕生的家庭沒有能力教育孩子思考、選擇、判斷,那我們學校老師們準備好了嗎?

蕭瑞芝老師分享的教案[恐懼遠颺,人權萌發],我看見一個資深老師從無感到勇氣十足,眼淚在心中悲鳴:勇敢,走了幾十年才萌芽?鄭尹秀老師分享的[浴火重生-228事件、白色恐怖到自由台灣],年輕無所懼的實習老師掌握住大高雄現有公共資源~歷史博物館讓戶外教學名實相符,令我心生希望。黃世民老師分享的[綠島水芫花-在台灣政治犯的現場]長達十年默默的努力耕耘,三次的行動孕育的教案,其用心和努力值得有志者學習仿效。

老師們加油,但願我的孩子們能夠在學校裡學會做人處事的道理。

孩子們加油,但願每個孩子十八歲的時候,對自己,對世界有了確確切切的認識知道,可以思考、討論、選擇、判斷並且行動,熱愛生命,熱愛生活。

我會繼續在社區圖書館推廣閱讀思考討論。

讓我們一起加油。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年人權教案研習會彰化場研習心得

何佳駿(雲科大兼任講師)

 

研習動機:
  半年多前,寫完學位論文卻被政大中文所退學,損失慘重,低調的自己選擇認命,但驚覺人權議題原來離自己這麼近!環顧在台灣,許多博、碩士生長期被教授利用、精神霸凌、壓迫,最後有的甚至因為不夠乖乖聽話被剝奪最基本人權:畢業,此實令人憤怒!這是我看到這次活動訊息便想報名參加的直接動機。

過去人權教育議題之認知及參與:
  我的父親是個建築工人,逐工地而居的他,長期處於領不到薪水、或被雇主惡意拖欠薪水的痛苦,身心兩方面都曾因工作環境惡劣,受過大大小小病痛,許多伯伯叔叔也是這樣,這是我對「人權」最初的感受。自己因為出身單親家庭,從小在各級學校所受到來自校方及同學的隱隱約約歧視,還有導師的冷漠,感受很強烈,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兒童權」及「受教權」。然後自己長大後因緣際會參與或拜讀南洋台灣姊姊會、四方報、灣寶反對農地徵收案、美濃反水庫運動、為八色鳥反湖山水庫、三鶯部落、溪洲部落案、反美麗灣、反核、反六輕、樂生案……等,間接對台灣社會中許多違反人權的不公不義情況,有更多認知。
  自己老家是一個位於大工廠旁的小社區,大家數十年來忍受著那家工廠的噪音、空氣及廢水污染,居住權嚴重被侵害。而緣於認識愈來愈多來自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各國的外配姊妹,我對人權的認知又更寬廣了,因為與她們聊天更了解她們在想什麼後,我深刻理解台灣若再不正視目前許多台灣人對外配、外配子女及外勞的歧視及不友善,我們台灣的未來競爭力及社會和諧都將十分堪憂。

本次研習感想:
  感謝主辦單位的用心,帶我們走一趟賴和文學地景,這些地點我之前經過很多次,卻不知原來它們有重要人權意義,而現在我知道了。專題演講及四位老師的教案分享都讓我學到很多,這些議題我之前大致知曉,但從未從「教案」的角度去看,現在才知道教導下一代多麼重要,唯有透過教育,才能把人權議題向下紮根,彌補政府部門之失職,等於是為未來的台灣種下一棵棵極重要的人權小樹苗。   
  唯很遺憾,自己只是科技大學兼任講師,不是高國中小教師,基金會似乎較著重於高中小學,大學教育(尤其是許多科技大學)中的人權教育?我的小建議是,大學人權教育亦刻不容緩,請看現在台灣許多社會上的大學生反人權、違背人性之行為,都是明證。大學生行為能力大於高中國中小學生許多,但基本上仍是學生,仍不必負擔自己的生活開銷而由家裡支持,等於仍屬溫室裡花朵,所以若缺乏足夠的人權素養,畢業後將很可惜無益於人權之提升改善,甚至,反而愈有能力者,愈會去傷害人權,此實為台灣人共同普遍心痛,觀許多貪污及酒駕撞死人案件即可知。另外「兩性平權」議題是我很關心的,可惜這次研習全無涉及,建議可添加。最後一個,之前我有機會在講課時得知班上有原住民學生及客家人學生,請他們談談自己身為台灣弱勢族群的感覺時,換來的有熱情分享,卻也有抱怨,因為我凸顯了他們本想遮掩的,所以我領悟到教師在校園中教育人權,幸運遇見可以「現身說法」的學生時,應謹慎先行了解其是否願意分享,以免反而變成另一種人權的侵犯。以上小小分享,謝謝。 (研習學員何佳駿2012.7.13)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