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人權教案研習會高雄場研習心得
吳怡如(高市圖兒童讀書會帶領老師)

 

如果不是很幸運地可以活下來,很幸運地可以繁衍後代,很幸運地可以陪著孩子一起長大,庸俗的我永遠不會有機會知道鄭南榕自焚的真相,更不會知道在台灣推動人權教育是如此刻不容緩的事情。


感謝鄭南榕基金會的邀請,讓我這樣一個平凡活在三餐裡的家庭主婦,以學生家長的身份有機會站在歷史的洪流中看見台灣孩子學習上最大的困境:嚴禁思考。

那段最好不要記得、不要談論的往事,就當做從來不曾發生過一樣的往事”歷經65年,隨著時間久遠”不存在的往事”卻愈發實實在在地牽制著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那一個不可以說或者不可以大聲說的秘密,全力衝擊著台灣島上世世代代每個聰明孩子的心靈。

以我周遭的親朋好友來說,無一幸免於難。

為了一碗飯,每個大人似乎很有默契地忍氣吞聲;思考正義是個禁忌,連帶著”思考”這一件全地球上唯有人類擅長從事的活動,在某些家庭,在某些校園裡簡直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囝仔人有耳無嘴。

所有的人要的僅僅只是 ~ 活著。他們總是告訴我:不是猛龍不過江;要不就是,寡人有疾。在我小小生活圈子裡,眼前最有能力最可能有擔當的人尚且如此。

對比小時後背誦蔣中正先生的名言:「生活的目的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這兩者之間明顯存在著巨大鴻溝~從此我和大人們失去了對話溝通的平台。他們總是說學生讀書就是為了畢業後工作,能有一碗飯吃。但是,一個人如果無法安頓身心,每天縱然吃飽了,睡飽了,頂著一顆時常會打結的腦袋,逼迫自己漠視來自情感頭腦裡那些真真實實的感受,連不公平三個字也說不出口。遑論那些實際生活中的認知落差如何日日夜夜地例行性鞭打著理性頭腦。

人從出生及長,約莫十八個寒暑,感官知覺接收到的訊息,必須漠視,久而久之,無以名狀;試問這樣一個人,何時可以成熟呢?

既無法判斷,是、非、黑、白、善良、邪惡,更無法思考加以選擇。

如果思考討論不是日常可進行的活動,你才開始在想,你才開口在問,就注意到有人慣性地禁聲轉身離去。這是怎樣?「勿在人背後論長短」這句話大帽子緊緊扣住腦袋,這又是碰觸到什麼忌諱?在台灣有多少人的腦袋是這樣地悄悄被封印了?

執行長說普世價值,即是普世問題;希望我們有這麼一個機會來正視人權的基本問題。

隨著國民教育延長十二年,我想問我們台灣社會需要會思考會判斷的國民嗎?如果孩子誕生的家庭沒有能力教育孩子思考、選擇、判斷,那我們學校老師們準備好了嗎?

蕭瑞芝老師分享的教案[恐懼遠颺,人權萌發],我看見一個資深老師從無感到勇氣十足,眼淚在心中悲鳴:勇敢,走了幾十年才萌芽?鄭尹秀老師分享的[浴火重生-228事件、白色恐怖到自由台灣],年輕無所懼的實習老師掌握住大高雄現有公共資源~歷史博物館讓戶外教學名實相符,令我心生希望。黃世民老師分享的[綠島水芫花-在台灣政治犯的現場]長達十年默默的努力耕耘,三次的行動孕育的教案,其用心和努力值得有志者學習仿效。

老師們加油,但願我的孩子們能夠在學校裡學會做人處事的道理。

孩子們加油,但願每個孩子十八歲的時候,對自己,對世界有了確確切切的認識知道,可以思考、討論、選擇、判斷並且行動,熱愛生命,熱愛生活。

我會繼續在社區圖書館推廣閱讀思考討論。

讓我們一起加油。

 

創作者介紹

鄭南榕基金會-人權教育推廣部落格

nylonhumanrigh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芸菁
  • 吳老師曾與我們通信,希望我們能將「叛逆.自由!」特展移師高雄展出,七月份三場人權教案研習有一場即在高雄舉辦,我們特邀請吳老師參與。文中提到,她是一位平凡的家庭主婦,是以學生家長的身份來看待人權教育的推廣。基金會這次舉辦人權教案研習,歡迎老師和關心人權的朋友參與,透過撰文分享者的不同角色與背景,我們希望提供廣泛的、多元的思考面向。